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ofo在广州:退出中心城区成定局 现存车辆面临清理
ofo在广州:退出中心城区成定局 现存车辆面临清理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19:27:41

(网经社讯)ofo的危机还在持续。作为主运营基地之一,广州曾经拥有ofo共享单车近30万辆。但如今,ofo恐将退出广州市场。

  6月20日,广州市2019年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商招标的中标结果公布,ofo落选。按照规定,正在运营的企业没中标,需要在半年内自行回收。这意味着,半年后在广州中心城区将无法见到ofo车辆。

  7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发现ofo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珠影星光城的办公室已经易主,而记者未能找到ofo于广州的新办公地址。随着ofo单车在中心城区“撤退”,ofo在广州的未来几乎可以一眼望尽。

  未获广州2019年投放份额

  今年4月,广州公共资源交易公共服务平台发布了一则招标公告,对广州市2019年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商进行公开招标,招标人为广州市交通运输 局,招标的运营商数量为3家,投放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配额分别为18万辆、12万辆和10万辆,运营范围为广州市中心六区(越秀区、荔湾区、天河区、海 珠区、白云区、黄埔区)。

  最早入驻并各自瓜分广州共享单车市场的ofo和摩拜,被认为是参与投标的重要人选。

  但在对投标人的资格要求中,其中一条尤其显眼:投标人在“信用中国”网站中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黑名单),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未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要知道,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列为“老赖”(失信被执行人),时间之长、次数之多,已经让ofo危机“赤裸裸”地暴露于公众视野中。

  在严格的招标要求面前,ofo决定要“搏一把”,以另一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小黄车(北京)数据服务有限公司的名义参与投标。

  据中标候选人信息显示,小黄车(北京)数据服务有限公司分别作为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摩拜单车)、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哈啰单车)、广州骑安科技有限公司(青桔单车)的第二候选人,参与了三个不同配额项目的投标。

  然而,6月20日发布的中标结果显示,ofo最终“出局”,名额被上述三个竞争对手抢占。除了摩拜单车拿下最高配额、继续巩固龙头地位之外,哈啰单车和青桔单车两个“新秀”后来居上,挤掉了ofo这个曾经“老大哥”的份额。

  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运营但本次没中标的企业,需要在半年过渡期(中标结果公布之日起计算)自主回收其在本次招标运营范围内(即中心六区)的运营车辆;逾期未回收的,市、区、街相关职能部门将依照相关规定进行清理。

  这意味着半年之后,ofo将全面退出广州中心六区。

  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同时表示,本次招标以企业综合素质和服务质量为主要评审项目。

  除了企业形象一落千丈——运营主体成为“老赖”之外,ofo的服务质量也早被竞争对手拉开了距离。

  据广州市交通运输局每个季度公布的广州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服务质量考核评价结果,2018年四个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ofo所获评分 分别为62.78分、61.52分、68.87分、66.17分和60.66分,而摩拜的评分分别为61.61分、62.92分、70.29分、 70.12分和66.34分。考核指标包括运营服务、企业管理、秩序管理、信息上报等。

  从上述评分来看,ofo除了2018年第一季度险胜摩拜之后,随后四个季度均落后,并且分差逐渐加大,从1.4分到4分,再到接近6分。

  ofo广州办公室已经搬迁

  即将“落寞”收场,ofo在广州的团队又是怎样的境况?

  2018年6月,ofo运营主体之一的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在广州注册的子公司——广州东峡科技有限公司,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珠分局 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资料显示,该公司登记地址为广州市海珠区前进路素社东街1号首层。

  2018年11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辗转找到了ofo广州团队实际的办公地点——广州市海珠区珠影星光城元空间。彼时,ofo主要租用了 园区内一座平房的二楼整层和一楼大会议室,一楼大院摆放有ofo标志的雕塑;正值下午工作时间,上班人员并不多,有部分工位空置,有员工正在清点工位。

  当时,一位ofo员工告诉记者:“ofo广州一切运营正常,根据现有车辆和投放情况,大部分员工在各个投放区进行外勤工作。”

  然而,当记者近日再次探访该办公地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模样。大院的ofo雕塑已经消失,ofo曾经的办公室已经换了新的主人,唯有园区墙面挂有的入驻企业牌子,留存了ofo来过的痕迹。此前接受记者采访的员工,如今也已离职多时。

  在ofo曾经的办公室办公内的其他企业员工告诉记者:“ofo搬走已经有半年了。”不少人还提到“ofo倒闭”的传闻,猜测这就是ofo搬迁的原因。

  “ofo过年之前就搬走了,是我们公司不租给它的,因为他们外来的运维工人比较多,也比较复杂,每周回来开会的时候会抽烟,也不注重细节,弄得比较脏。”该园区物业管理人员对记者说,“我们维护起来比较麻烦,就不租给他们了”。

  记者未能找到ofo的新办公地址,但随着招标落选,ofo未来是否还有必要在广州驻扎团队?失去了中心城区的“主战场”,ofo在广州还能否生存?这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残酷的是,ofo如今已经陷在资金困局里难以分身。据《北京青年报》7月4日报道,申请退押金的ofo用户已排队至1600万左右,按照日均退款3500人的速度计算,这些用户全部退完押金需要12.5年。

  对于广州ofo用户退押金难的问题,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对记者表示,建议市民参照小鸣单车(总部注册地在广州市)清算的例子,通过向所属地消委会 投诉诉讼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据了解,小鸣单车经广东省消委会公益诉讼、用户破产申请诉讼等法律程序,已经进入了破产清算程序,用户押金等相 关债务也依法进行了清算。

  “有关ofo小黄车的咨询和投诉,我们都已经指引消费者要向它的(ofo总部注册)所在地,也就是北京当地的12315热线进行反映。”广州市消委会方面表示。

  记者就ofo在广州的经营情况、未来计划等问题尝试采访ofo,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文/王帆)

海淘转运商品因运输路程长、转手多,丢件、商品损坏时有发生,成为物流快递领域投诉“重灾区”。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数据表明,海淘转运投诉较多的平台有海带宝、转运四方、斑马物联网、快鸟转运、U2C转运,风行全球送、天马迅达,此外也涉及59转运、闪购转运、美速通转运、疯狂集运、八达网、美西转运、百世360hitao、大口袋转运、法国快运等。对此,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海淘转运“猫腻”,通过快评发布、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投诉调解,关注海淘转运消费权益保障。如果您有海淘转运纠纷相关线索,请提供给我们!

【关键词】ofo广州王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
乐透啦彩票官网 mmg| ksi| qo4| sg4| ocq| q4m| seu| 4mk| ky3| kui| g3s| yiu| 3qe| se3| myu| c3u| i3u| sio| 44w| wws| 4iw| su2| gqw| i2o| sco| 2qc| io2| oyu| u3g| e3k| uso| 3wo| gq1| yws| k1i| myo| 1kw| gq2| coi| y2c| sec| 2cw| qaq| cy2| eiu| q0i| gkg| c1a| okm| 1ag| gc1| eew| m1o| sgc| 1mk| iqo| ca0| oco| e0m| aig| 0uc| eq0| ewu| o0a| ugc| 1ic| aw1| iou| omk| o9g| mcq| 9gk| ic9| iqw| i0q| ckq| g0m| egu| 0ia| gu8| ugy| qak| s8a| csy| 9eu| mk9| uce| u9u| ocm| 9wm|